中国文明网总站

张应龙:“不是我改变了沙漠,是大自然改变了我”

  近日,陕西省委宣传部、陕西省委文明办发布,2021年1-2月“陕西好人榜”张应龙被评为“敬业奉献”好人。

  “18年的治沙之路,18年无怨无悔的奉献,我乐在其中。其实不是我改变了沙漠,是大自然改变了我。”这是张应龙接受采访时说的话,初来乍到一大片一大片沙丘,漫天风沙,没有一点绿色……面对这样的环境,他选择留下造林改变这片沙漠,一干就是18年,这也成了他终身的事业。

  

  一生做一件事 让沙漠变绿洲

  “记得那是2003年,第一次来到沟掌村的时候,大片大片的沙丘,那时候没有路,起初造林都是用毛驴车把树苗拉到沙丘上,再一棵一棵栽上去。如今,人工造林面积达38万亩。”张应龙回忆说,根据承包区沙地现状,18年来,他探索出了混交林、生态林经济林兼顾、乔灌结合等模式,让荒沙区的生态条件得到根本性改观,也让治沙与科研的相互作用产生了显着的“良性互动”。

  如今,昔日无边无际的荒沙已经完全被植被所覆盖,数万亩樟子松林地在塞北绿意葱葱,沙漠深处渗出来的清泉汇集成潺潺溪水,缓缓流淌……

  “起初的治沙造林,主要是把风防住。”说起治沙,张应龙说,一般灌木隔几年就需要平茬,否则会自然枯死。长柄扁桃根系特别发达,抓沙固土和适应能力更强,存活期长达百余年。如今在基地中,他开辟出了长柄扁桃与紫穗槐的混交林、长柄扁桃营养钵大苗林地等多处“实验林”,建成“中科院西安分院毛乌素生态试验站”“国家林业局长柄扁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”等机构。

  “你看这个樟子松,每年长一节,数一数就知道这棵树多少岁了。”站在樟子松林,张应龙一边数着树龄一边感慨,过往的18年是他不断学习的18年,和大自然学习,和沙漠学习,和科学家们学习。

  “不是我改变了沙漠,是沙漠改变了我。18年的奉献,让我把心血和爱深深地融入到了自然中,因为热爱,所以一直坚持。这18年来,看着每一棵栽种的树木,每年长一点,不仅让自己忘记生活中的一切不愉快,还看到了希望。”指着满坡的樟子松,张应龙说,未来希望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宣传机会,宣传自己的生态文化理念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通过植树造林,重视生态保护。

  18年38万亩 生态变好经济效益凸显

  18年时间,张应龙把所承包荒沙的植被覆盖率由最初的3%提高到65%,人工造林面积已超过38万亩,栽植各种树木2500万株。

  然而,张应龙并不止满足于沙漠治理产生的生态效益,他还希望能从沙漠里找到一条“生态致富路”。经过多年的实践,他找到一种叫“长柄扁桃”的灌木,兼备生态与经济特性。“长柄扁桃不需要平茬,能节省大量管护费用。其本身还是一种油料作物,有很好的经济价值。”张应龙说,如今,沙丘的迎风坡种生态林,沙湾的背风坡向阳地可以种经济林,为此利用毛乌素沙漠天然形成的“新月状”沙丘,试验种植葡萄、花楸、蓝靛果等经济作物。通过引导周边村民在基地参与采摘与务工,每年帮助周边村民实现林业产业收入2000多万元。

  “之前村里一片黄沙,每年种地都得打沙仗,自从张应龙来村之后,村民山上采长柄扁桃种子,培育长柄扁桃种苗,樟子松种苗,全部卖给他,农闲时还在他的治沙基地打工,每人每年可增收1万元。”村民王占林说,如今村里环境变好了,村民生活变好了,收入也增加了。

  遵循从防沙治沙到护沙用沙,再到生态循环模式的建立,现在生态越来越好,樟子松林下天然生长出野生香菇、野生牛肝菌、野生羊肚菌、野生木耳等食用菌。据介绍,干牛肝菌的市场价格一斤400元,预计亩产可收入4000-5000元。

  沙漠造林使得当地生态变好,经济效益也日益凸显。樟子松本身可以制作食用油,林下天然野生菌种的生长,可以为人类提供美食,天然无公害的油制品和野生食用菌可以为人类提供健康的生活品质。

  谈到下一步发展,张应龙说,2021年将致力于樟子松林下野生菌种的人工干预培养,如果食用菌产业能做起来,将对农村经济发展起到很大作用,可助力乡村振兴。

  “今年针对农技人员、农村科技带头人、产业大户等进行培训,让带头人发挥作用,带动周边村民吃上生态饭。同时,带领更多的人投身到生态文化绿色教育中,再通过搞科普活动,提高全民科技素质,提高人与自然的认知,让人类和自然和谐共处。”采访结束时,张应龙说,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辈子只做一件事,我无怨无悔。”(来源:神木新闻)